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墓地鬼火
墓地鬼火

民俗有正月十五去墓地给先人送灯的习惯,小山这天有个重要的生意,忙完之后已经月上阑珊,天色已晚。小山开着车来到荒郊野外的公募,想给父亲送盏灯。

墓地门关了,他只好把车停在门口了,徒步走了进去,月光下他看见不远处有一团红艳艳的鬼火在空中飘荡,他心里一紧,揉了揉眼睛,眼前的鬼火消失了。

他纳闷的继续往前走,就在快走到父亲的墓碑前,几团鬼火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四周,把他围了起来。

小山吓得汗流浃背,不敢继续往前走。

就在他惊慌失措的时候,他听见了一声咳嗽声,这声像极了父亲。

鬼火似乎也听见了咳嗽声,来回跳跃了几下,继续围着小山。

咳嗽声更加清脆的响起,一个黑影从他父亲的墓碑里飘了出来,鬼火似乎有些害怕的四下飞散开,小山几乎连滚带爬的跑到父亲幕前,把拿来的灯摆在墓碑上。

又是一声咳嗽声,黑影像烟一样,进了墓碑里。

小山摆好灯逃也似的跑了,后面几团红艳艳的鬼火不紧不慢的跟着他,他怕急了,一个箭步跳上了车,飞奔而去。回家后他大病了一场,从此再也不敢晚上去墓地了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

K博士的工作室开始对外开放的第二天,他就接到一项任务:为两个痛苦的人删除大脑中的一段记忆。

记得那是一个下午,有个面色苍白、神情恍惚的人来到K博士的工作室。一看那人的面色,K博士就若有所悟地说:“你最近经常失眠吧?那是你大脑中的痛苦记忆在作祟!”K博士的话还没有说完,那个人顿时泪如雨下。“没事的,振作点!”K博士习惯性地递过一张纸巾继续说道,不过,请放心,我已经成功攻克‘删除记忆’这个难题了。我通过对自己的实验,已经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。你看,我多快乐!昨天我已经成功地将我人生中的一切痛苦记忆全都给删除了,即使有新的痛苦记忆,我也可以立刻将它删除。你看,我的手指昨晚被实验室里的玻璃扎破了,我现在一点儿都不记得疼痛了。“K博士一边说着,一边表现出得意的样子。

”这样吧,我不需要知道关于你痛苦的具体内容,只要你告诉我那段痛苦发生的具体地点、时间,我就能够根据这些信息从你的大脑中找到那段记忆,然后,直接删除掉就可以了。“K博士随手递给那人一张表格。

听了K博士的话,那人一边感激涕零,一边开始用笔填表格。写着写着,他又泪流不止。

那个人在K博士的实验室里连续待了一个礼拜。这段时间里,K博士利用他的仪器调出了病人大脑记忆库里一大段资料。经过繁琐的分类查找和大量细致的排查工作,K博士终于找到了那条记忆的位置。

就在K博士准备删除这条信息时,他忽然发现这条记忆信息的容量太微小了,小得简直无法提取。可是别看它小,它与大脑记忆库中的许多其他信息都有所关联,如果直接切断的话,势必会破坏整个记忆库。而对于这个难题,K博士似乎还没有完全攻克。他开始有点措手不及了。

正为此感到棘手的时候,那病人接到一个电话。像导火索一样,听到电话那头的讲话后,他急得直跳,并且痛苦地大叫:”怎么可能?为什么要和我分手?难道你还嫌我不够痛苦吗?怎么可能?求求你,不要和我分手……“任凭他怎样呼喊,电话那头依然是两个字——分手。最后,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,痛苦地号叫着。上一页123下一页

有些人谈鬼色变,可我确玩起了与鬼魂捉迷藏的游戏。

我本来不相信世界有鬼魂存在,但有些事又不得不让我不相信这个事实,要不是我亲眼所见,我还真有点含蓄,可是,这世间万物还真有点让人捉摸不透,

我不是讲鬼事,而我讲的是一件我亲身经历的故事。

我不是看多了鬼片所引起的幻觉,也不是鬼恐怖看多了引起的遐想,我拿人格担保,我确却实实看见过鬼幽灵。

我十七岁那年,在一个盛夏的黄昏,我去外公家回来,说也奇怪,这条路我很小的时候就走过,应该很熟悉了吧?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我突然迷路了。转了几圈,我竟然又转到了原处。眼看夜幕已经降临,见不到行人,依稀有几只鸟儿从头上飞,夕阳的最后一点余辉也没有了,天彻底地暗下来了,我着急了,我默默地询问自己: 今天你怎么了,为什么找不到回家的路?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最后只有硬着头皮向前冲去

今天的天确实很怪,好象是冲着我来的,它比往日黑得更快,不一会儿以伸手不见五指,黑得叫人可怕,一种恐怖的道德感觉涌上心头,瞬间又刮起了山峰,路边的树木的摩擦声、玉米地里的叶片声凑和在一起,显得铮狞可怕起来,偶尔传来几声乌鸦的怪叫,令人毛骨悚然。

突然一个声音传入我耳里,似哭、似笑;又是狼嚎、又是鸦鸣;都是,都不是,到底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?在我的脑海里,一些传说中的鬼故事象放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,这种声音就像厉鬼出现的前奏,我紧绷的心恐怖及了,恨不能长出一对翅膀,立即飞回家,本来就不怕鬼的我,现在确胡思乱想起来

不远处,我终于看见一个村庄,村庄前面有一条小河,田野里偶尔传来几声蛙鸣,萤火虫的点点萤光,象小星星一样闪耀在草丛里,一缕柴火燃烧的气息从不远处的村庄飘来,使我终于找到了恐怖前的安慰,给恐怖的心态增添一丝活历,我壮了一下胆,拖着沉重的步子,很固执地从自己认定的方向走去。

突然,在我面前不远处,一个白影出现在那里,我暗自高兴,心想: 终于看见前面有人来,我决定去前面问问路,看看这是哪里? 于是,我三步并着两步,飞快地向前面的白影追去。哪里知道,我根本追不上那白影,我追的快,它也走的快,好像很怕我一样。于是,我向前面的白影喊道: 喂,前面是谁?等我一下!我想向你问问路!这是哪里!请等我一下! 我边喊边向白影追去,可是任由我怎么喊、怎么追,它始终不甩我,我喊的越凶,它跑的越快,我追的越快,它跑得越凶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太湖县五羊黄牛家庭农场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太湖县晋熙镇刘羊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