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荷兰是哪个国家(荷兰是怎样让性旅游合法化的)
荷兰是哪个国家(荷兰是怎样让性旅游合法化的)

所谓“食色性也”,人的天性和流动,造就旅游第三产业的蓬勃发展。近点的泰国等东南亚国家,远点的有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(Las Vegas),还有不得不提到的欧洲代表——荷兰阿姆斯特丹。

荷兰拥有全球数一数二开放国家的“美誉”,对“十八禁”的黄赌毒都相对宽松。走进荷兰的闹市中心,任何一个角落都会闻到大麻的味道。随便坐船在运河之间穿梭,也会不经意走到红色区。黑夜下的霓虹灯,尤其显得亮眼。灯光下的“橱窗女郎”,挑动着周遭过路人的欲望,毋须等到春宵,也可共度良辰。

阿姆斯特丹可说是世界最成功的“世界性都”,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性旅游城市。到底一个个橱窗是如何堆砌成这个享负盛名的城市,吸引数百万计的旅客到此一游?

壹举世闻名的红灯区

阿姆斯特丹是荷兰的首都及最大的城市,面积219.3平方公里,人口只有87万。该市红色区名为德瓦伦(de Wallen),意指区内两条运河奥德宰兹阿赫特堡瓦尔(Oudezijds Achterburgwal)和奥德宰兹福尔堡瓦尔(Oudezijds Voorburgwal),覆盖旧教堂(Oude Kerk)以南数个街区和多条运河。

红色区以东是新广场(Nieuwmarkt),有酒吧、餐厅、大麻店和街边市集。红色区西边一街之隔就是主要的商业零售街道,有银行、商店和百货公司。南面的就是传统游客区,有酒吧、餐厅和夜店。该区从14世纪起就已经存在,曾经有不少酒厂,主要招待水手。

荷兰地图

这项工作在荷兰有长远的历史。到了2004年,大约有8000名失足女在阿姆斯特丹工作。据估计,其中25%在橱窗工作,25%在娱乐场所工作,1%是街头的,剩余的49%在私人场所工作,例如酒吧、住所等。当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女性是来自外国。

从地图上画出来,阿姆斯特丹是按照一圈一圈的运河在扩张,红灯区就完全处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。

自2020年各国因新冠肺炎疫情以来,阿姆斯特丹本地人这一年多以来得到了“难得宁静”的机会。在市中心,这里没有过去因喝酒而呕吐的人,也没有醉酒的人在运河旁边“大小二便”。街道变得平静,跟波平如镜的水道相映成趣。

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对游客来说,是个“享乐天堂”。对休闲用药物(recreation drugs)、大麻、那种第三产业等被外界认为是“禁忌”的容忍政策,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。

根据2019年的数据,全年高达2000万海外游客来到阿姆斯特丹,其中70%的人依次来自德国、比利时、英国这3个国家。

当地政府有研究指出,接近60%到访阿姆斯特丹的旅客希望是去吸麻;有超过10%受访者表明,如果国外旅客不能到访大麻店,就不会前往阿姆斯特丹。

多年来,外来游客与本地人之间的关系已出现不少问题。加上毒品、那种红色交易产业链与有组织罪行存在一定联系,为了安抚部分本地人的不满和打击罪恶,阿姆斯特丹市政府或民间组织近年来一直有意收紧政策,譬如限制游客造访市内的大麻“咖啡店”。

不过,这类倡议波及的业界利益太大,因此一直只流于口头形式的讨论。有研究指出,假若大麻“咖啡店”只向开放予当地人,市内大麻店数目将由现在的160多家,减至不足70家。

贰放任不取缔,铺垫合法化之路

正如很多西方工业城市一样,出卖身体工作在阿姆斯特丹有长远历史。中世纪时期,荷兰政府没有禁止,很多城市都可以容许存在,保护贞操的女性不被玷污或污辱。不过政府仍对从事女性和参与的男性制定限制政策,例如那种女性不可以结婚,已婚男性和犹太男性均不可召那种女性消遣。

虽然荷兰人普遍仍会视那种女性为耻辱,但他们会将出卖定性为需要减到最少的社会问题,而毋须定为非法。荷兰因而对那种活动采取容忍态度,也没有对那类工作制定全国政策,而是每个市政府个别控制对出卖身体的政策。

1960年代至1970年代期间,大众对出卖身体工作的态度开始改变。女性运动促使性革命的发展,有助为性工作带来更大的合法性。

图为1976年阿姆斯特丹

1980年代,女性权益组织“红线”(The Red Thread)成立,主张将其重新定义为“性工作”。虽然重新定义未有大幅改善外界对出卖身体工作的耻辱态度,但却有助促进合法化,容许女性寻求卫生保健服务、社会服务支援,并受执法保障。

“红色区”在阿姆斯特丹是合法交易区,也是当地热门景点、游人如织,该市市长年初曾提议将红色区迁到其他地方,并计划建立一座5层楼高的“红色中心”,为那些工作者提供更好的环境。

阿姆斯特丹市长霍尔斯玛(Femke Halsema)向市议会提交一份文件,其中详细阐述这项有5000平方米规模的建筑计划,该“中心”内含2座酒吧、100个小包厢和一个舞厅,当局正寻求商业伙伴共同打造。霍尔斯玛希望这项新计划能改善处境,目前已寻觅到9个适合地点,且届时可能会以收取门票的方式入场。

荷兰基督教民主党(CDA)与基督教联盟(Christen Unie)长期呼吁关闭阿姆斯特丹红灯区,而今年1月28日的市政会议上,他们获得荷兰总理吕特(Mark Rutte)所属政党“自由民主人民党”(VVD)、工党(PvdA)、绿党(The Greens)等多个政党的支持,并批准了升级计划。

然而,这个计划一提出就遭新成立的游说团体“红色联盟”(Red Light United)反对,指出他们调查红色区170位女性工作者,其中90%希望继续待在原处工作,包括最大的知名的德瓦伦。

叁旅游+开放文化,相辅相成

人类学家达勒(Heidi Dahles)提到,阿姆斯特丹作为旅游城市的形象是基于两个主要主题,“第一是现代早期城镇设计主导的城市形象……第二是阿姆斯特丹在1960年代末建立、现时流行的形象,是基于身体解放和麻醉品放纵的年轻文化。”吸引旅客的,无疑是独特的开放文化,同时也是因为大量的旅客,带旺性产业,两者一直相辅相成。

阿姆斯特丹虽然缺乏其他欧洲热门旅游城市拥有的特色景点,没有大教堂、塔楼或纪念碑,但有遍布树木的运河,又有别致的狭窄楼宇。市中心由一圈一圈的运河和街头交错组成,中间穿插着小巷。红色区内,部分街道只有单一功能,就是用来通过橱窗进行那种交易,其他地区却有不同形式的商业娱乐,大部分与那种产业有关,例如按摩院、用品商店、“黄色”表演,但也有较普通的店铺,如咖啡店、大麻店、酒吧甚至小型酒店。

红色区一方面独立存在,另一方面也在空间和功能上与旅客其他娱乐设施有关。旅客要前往红色区,就必须徒步经过各种旅客的消费场所。同一时间,旅客在城市不同区域游览时,有意无意也会经过红色区。

加上红色区早已成为旅游书推介的“景点”,阿姆斯特丹的那种产业和旅游业难以分割。传统旅游景点赚取的金钱愈少,那种产业就愈发重要。政府虽然无公然宣传性旅游,但不同持份者如旅游业却为性旅游制造扩张的机会,造就如今的盛况。

肆橱窗式展示,真.女人如衣服

要数阿姆斯特丹最与别不同之处,当然是女性的工作场所橱窗。橱窗(window prostitution)虽然并非阿姆斯特丹独有,但却最能代表阿姆斯特丹的那种产业,部分原因是源于市中心巴洛克式(Baroque)的建筑拥有极高密度的窗户。电力时代前,这个北方商贸城市需要尽可能获取自然光。运河一带的狭窄四层高楼宇,也因而设有大量橱窗。

女性在橱窗背后摆弄身姿,营造物化身体的效果。红色区就如现代的露天购物商场,街道相对整洁,罪案少,有霓虹灯和橱窗,还有“任君选择”的橱窗女郎——不同尺寸、体形和肤色,应有尽有。男士停下来注目于活生生的“商品”,情况就如女士购买衣服一样,品评着尺寸、形状、颜色和价钱,一览无遗。

大部分橱窗都设于地面,直接对着街道。女性工作者可以“拣客”“讲价”,双方有共识后便可以随即在橱窗展示区后的“工作室”进行交易。女性工作者不但有权拒绝交易,更毋须从展示区转至另一个地方进行交易,节省时间,让她们做到多宗交易,平均每宗需时仅17分钟(其中9分钟是花在活动上)。橱窗所在地与游客活动有紧密关系,也让女性工作者不用另外花工夫在宣传工作上。

一直以来,女性工作者只是在“自雇”时才被视为劳动者。直到1999年,荷兰国会和参议院通过立法,将其合法化。部分人视为通往全面合法化的第一步,能够改善部分女性工作者的工作条件。

这是荷兰首位性工作者的代表,帮大家争取了性工作者的尊重和平等的权利。终身未嫁。

阿姆斯特丹政府又特设“街头区”(tippelzone),并对产业实施价格管制。相关规定愈来愈多,比如限制男性在进行虐待行为时遭绑的时间。荷兰学者布兰特斯(Chrisje Brants)指,合法化等新规定让生意成为一门专业,虽然更大程度集中于有权力和金钱的人手中,但仍促使演变为一个产业。

荷兰通过合法化20年,都亲证当地性旅游发展的蓬勃。由长久以来容忍的文化,到阿姆斯特丹作为热门旅游城市的地位,加上橱窗的特质,都使德瓦伦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红色区。

不过随着愈来愈多旅客到访,市政府无可奈何地要出尽法宝,解决过度旅游破坏居民生活的问题,橱窗女郎甚至有机会绝迹成为历史。即使“开放大国”荷兰将特殊旅游办得有声有色,那种事情伴随的争议总源源不绝。

太湖县五羊黄牛家庭农场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太湖县晋熙镇刘羊村